• 今天是:
  • 不朽的医魂

        曾几何时,患者的权益保障成了新闻媒体关注的焦点;曾几何时,受人尊重的白衣天使成了新闻导向下的弱势人群。我们茫然过,我们徘徊过,为什么我们还要顽强的站起来,去迎接一个又一个的挑战?为什么我们还要不断创新、努力奋斗,去攻克一个又一个的技术难关?———那正是因为我们不朽的医魂!

      那是一场战争,与病魔的战争。我们身为英勇的白衣战士,在病魔猖狂的时候,冲向第一线。那场战争,我们解救的是生命,强大的是灵魂。

      寂静的夜。在某个角落,又一个生命陷入危机。我们从睡梦中被唤醒,来不及整理思绪,条件反射似的赶往工作岗位。没有抱怨,没有迟疑,仿佛那是我们与生俱来的使命。埋藏在一颗颗平凡的心灵深处,那圣洁的灵魂啊,那是怎样坚定的信念,支撑着我们。

      悠闲的假日。很难想象,当所有的医生护士都放假休息之后,这个世界将会变成什么样子。一如既往忙碌的身影,即使在假日里也是一样,不曾改变。离开医院的我们,一颗心仍然留在医院里,留在病人身边。病人的依赖,病人的信任,就是我们最好的假期。那是永不停歇的灵魂,任岁月流逝,也未曾停下脚步。

      平凡的人。感受四季的变化,体会生命的来去,抛开职业的区别,我们与他人一样,一样普通,一样平凡,却要承受不一样的负担。身体不是钢铁打的,负荷过重,也会崩坍。我们中有多少白衣战士倒在了岗位上,多少医生生了病,就只是吃了药,输了液,却仍然继续工作。就是这样,你们才会看见,平凡的身体里,那不平凡的灵魂。

      最美丽的微笑。笑容可以教人亲切,温暖人心;笑容可以消除隔阂,拉近距离。微笑在我们的脸上,减轻病人的紧张,安抚家属的焦虑。接待病人,我们微笑询问:“您哪儿不舒服?”病人出院,我们微笑叮嘱:“注意定期复查。”那是最美丽的微笑,丝丝渗入人心,透入灵魂。

      这是不一样的灵魂,坚定、坚持、伟大、温暖。

      有一回在公园散步时,有陌生的阿姨叫我的名字,当时怎么也想不起来她是谁,阿姨却亲切热情地询问我的工作生活近况。后来她说:“那时在重症监护病房,我妈妈特别喜欢你,总说你声音像百灵鸟一样动听,出院后还一直惦记着你呢,说要好好谢谢你。那时候多亏了你天天鼓励她,让她重拾生活的信心。”最终我也没能想起这位患者来,记不起我曾做过什么让她们那样感激。也许对病人来说,我们像一缕春风,又似一道阳光。一丝亲切的问候,会令病人放下几丝忐忑;一个鼓励的眼神,会为病人增加几分力量;一双轻柔的手会为病人减去几分病痛。我们是微小的水滴,在最需要的地方,默默地奉献着自己。

      有一次为一位食管癌手术肺部感染的病人做口腔护理,病人口腔里都是黄色脓痰痂,把痰痂清理干净已经半小时过去了,病人术后声音嘶哑,发声困难,平时并不喜欢说话,那天却用嘶哑的声音对我说着什么,因为听不清我便弯身凑到他面前,原来他吃力地要说清的话是:谢谢。我当时的感动难以用语言来形容,当一个危重病人在生命垂危的时候都不忘对照顾他的护士说声谢谢,作为一个护士再辛苦也值得。这种感动就像穿透寒冬的花香,就像穿透黑夜的阳光,伴着整洁的工作服反射出庄严的光芒。

      生命之重,重于千金,我们是捍卫生命的守护神,救死扶伤,精诚大医,是我们医护人员毕生追求的信念。面对渴望的目光,我们理应义无反顾;面对神圣的职责,我们必须兢兢业业;面对时代的召唤,我们必须勇往直前。即使夜再黑,守护着患者的我们,心是明亮的;即使再孤独,守护着患者的我们,心是温暖的。

      古有神农尝百草,施仁术;今有吾辈修医德,塑医风。我们广福这个团队是相互尊重、相互支持、相互配合的团队,我们有良好的医风院风,我们视病人为亲人,亲人般地关爱病人。我们带着温度做好每项操作,带着爱心做好每项服务。

      有人说,有种职业叫天使,有种机制叫热忱,有种习惯叫爱心,有种状态叫精益求精。我们大医精诚怀仁心度病人疾苦,我们爱岗敬业无私奉献不负生命嘱托。责任在肩,奉献在心。仁心仁术,平凡之中显大爱,医德医魂,丹心一片济众生。我们不唯己,不唯亲,不唯利,谓之博;以己之心度人,急病人所急,忧病人所忧,谓之爱。因为博,爱就成为最伟大的力量,足以化冬夏为春秋,化寒冰为温泉,化腐朽为神奇,足以吞吐天地,包容万物,足以百炼钢化成绕指柔,足以披荆斩棘直入平坦大道。

      医魂,是每个白衣战士精神的汇聚,每个医务工作者共同的信念。在这些平凡的岗位上奋斗的我们,让人敬仰,使人赞扬。我们的双手,消除了病痛;我们的思考,解决了医学难题;我们的智慧,为这个社会带来了健康和幸福。

      医之灵魂,健康所系,性命相托的神圣,由我们维护;

      医之灵魂,献身医学,救死扶伤的信念,由我们坚守;

      医之灵魂,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的誓言,由我们实现。

      用我们不朽的医魂,写下生命绚烂的篇章!

      (应小祎)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