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是:
  • 婺源游记

      对于婺源的印象,最初是从某位先生笔下的油菜花开始,金灿灿的,光彩夺目,在油菜特有的质感下,每一朵都仿佛带着春所赋予的新生,当它们汇聚起来,甚至可以用气势磅礴这类字眼来形容这种最平凡的花。

      此后一直很疑惑,油菜花真的有如此气势?婺源与油菜花究竟有何种情缘?

      阳春三月,医院组织女职工赴江西婺源旅游。一路上,不禁感叹,春天来的如此大张旗鼓,遗留下的一抹冬色,也未必就成了累赘,更替的舒缓平和,夹杂在一起的丝丝情愫透过清晨的空气,扑面而来,是生动的,带着明朗的清新。

      来到婺源后第一个印象便是这里的生活节奏,仿佛这里的时间是被赋予了特权,平缓而有力,迈着独有的步伐在前进。这里没有雍容的繁华,一切都显得那么恰如其分,仿佛生活本该就是如此。我想站在这片土地上的人都会是欣喜的,不管你是过客还是乡民,这种感觉就像这里的时间一样也是被给予了特权。

      来到小桥流水的时候,我甚至以为自己一脚踏进了《清明上河图》,不同的只是来往的不是商贩而是游客。木石结构的小桥,也许不及西津桥,也不及渭源霸陵桥,甚至可以用普通来形容,没有站在这座桥上的人是不会理解为什么会有众多不远千里来到婺源的游客,很大原因就是为了这座桥,中国最美的乡村婺源。

      小桥安静而坚实的卧着,我的双脚踏着它坚实的脊梁,而它传达给我的是一种稳妥而平和的底蕴。没错,它是普通的,但同时它也是朴素的,可靠的。身下的潺潺细流,对岸的油菜花,以及它肩上背负的乡人,这些都是令它普通的理由,但这种普通是和谐的,是振奋人心的,能令每一个试图去了解它的人理解生命中最值得追寻的事物。

      如果小桥令我理解了平凡,那么大鄣山让我知晓了什么是厚重。

      大鄣山是不同的,它不同于峨眉山那种“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的飒爽英姿,不同于黄山的“来龙去脉绝无有,突然一峰插南斗”的孤傲,也不同泰山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扬扬霸气。“峰落潺潺过万壑,黄花相伴路不单”是我对它感叹而出的称赞。

      大鄣山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那一段原本是瀑布的巨大山体切面。站在山脚下仰望,我忽然觉得,它也是在做同样的动作,不同的是,它的仰望已经令它忘却了时光,消磨了它仰望之初的梦想。它就像一个巨人,仰望着苍穹,没有在呐喊,也没有选择放弃,只是沉默着。那些或曾失去的,或曾坚信的,令它无法释怀的因由,留给它的只是这样一个决然的姿态,但我相信大鄣山是包容的,是温暖的,承载着它,陪伴着它,把它簇拥在自己的怀抱里,并未因它那份仍未醒悟的执着而厌弃,只要依然坚持着,它就是大鄣山的一部分,它就代表了大鄣山中最傲人的姿态。

      这儿的游客众多,五湖四海,聚于此,车来车往,即便没有导游,只要跟着攒动的人流,也能悉熟把景点都游玩个遍。大街小巷里,两旁徽派房屋林立,青砖黑瓦,别有韵味,这当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思溪延村,来之前便听闻此处是儒商第一村,一路行去,都会有村民微笑着欢迎我们,分外亲切。忽而想起有段形容此村的诗句,“古树高低层,斜阳远近山。林梢烟似带,村外水如环”真是说的恰如其分。

      如果要把婺源比作一个男儿,那么他便是淳朴的,沾着稻香的汉子,熟络他的人自会坚实的站在他的周围,陌生的人在交谈几句后总能从他身上找到很多自己没有的,而渴望拥有的东西,可以是他的情致也可以是他的魅力。若又要将它比作个女子,便是个扎着马尾,模样清秀的姑娘,未必是歌声嘹亮,却也能哼得不少动听小曲,只要你细心聆听,也会被折服。

      婺源的美不仅仅只是油菜花,只有那些未曾来过的人会认为这是他最吸引人的魅力,油菜花只是这一长篇画卷的门扉。它的魅力在于它的平凡,它的质朴,以及它身上的那种被众多人遗忘的高尚品质。

    ○ 包彩蕊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